欢迎访问pokerking安卓版官网

乐桂堂家具

厂家直销 质量可靠 诚信经营

让广大养殖户用得放心、平价、优良。

18169824988 18029287672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返回列表页

告诉你关于农药的五大真相

  前不久,某微信公众号发布的一篇《怎么才能拯救浸泡在农药里的中国》在微信圈中传播甚广,此文在农药界引起强烈反应,业内人士纷纷表示此文未能客观地评价我国农药使用情况,严重失实,对农药行业和农业生产造成了恶劣影响。中国农药工业协会也对该微信公众号发出了公函,抗议并呼吁不要抹黑、妖魔化农药,要以科学的精神和态度评价农药的功过是非。

  每年我们真的吃掉了那么多农药吗?不用农药行不行?目前我国农产品中的农药残留状况到底如何?我们听听业内专家如何力驳不实谣言,还原事实真相。

  《怎么才能拯救浸泡在农药里的中国》一文中提到——“我国每年农药用量337万吨,分摊到13亿人身上,就是每个人2.59公斤。”事实真是这么耸人听闻吗?

  对此,中国农药工业协会秘书长李钟华指出,337万吨是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产量数据,其中有45%左右是用于出口,还有一些林业、卫生、公共防疫、杀鼠等用药。据农业部全国农技中心统计,我国每年使用农药30多万吨(100%有效成分),并非300多万吨。

  中国化工学会农药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刘长令表示,这篇文章中有多处数据失实。比如10%的悬浮剂中原药仅含10%,还有助剂等,大部分是水。此外,用总数直接除以人口总数所得的平均值也不符合事实。

  农业部农产品质量安全中心副主任顾宝根表示,我国实际农药使用量只有30多万吨。由于施药方式和器械的原因,目前农药实际使用率只有25%~30%,相当部分残留在植物上或流到环境中。进入环境中的农药,在水、光和微生物等作用下会慢慢分解。现在农药半衰期(分解一半的时间)大部分在几天,特殊的药剂时间长一些,现在国家不会批准半衰期长的药剂登记使用。因此,尽管农药使用后大量进入环境,环境中存在农药残留,但不会出现蓄积问题。

  “不用农药行不行?”不少人都有着类似的疑问,那么,这样的想法是否现实呢?

  在中国农药工业协会发出的《关于说明我国农药行业情况的函》中指出,由于用药不当或停止用药,当年可导致作物减产35%~40%,其中水果和蔬菜受到的损失可达40%~60%,第二年甚至出现绝产。农药每年为我国平均挽回粮食5000万吨、棉花150万吨、蔬菜1500万吨、水果600万吨,减少直接经济损失1000亿元以上,从投入产出来看,每使用一元钱的农药,可获得10~20元的直接经济收益。

  全国农技中心曾对水稻病虫危害损失进行评估,在西南稻区、江南稻区、华南稻区、长江中下游稻区及东北稻区进行了完全不防治、农民习惯防治、科学综合防治、防虫不防病、防病不防虫、不防稻飞虱、不防稻瘟病这七种情况的实验。从实验结果来看,完全不防治的情况下,在病虫害重发的年份,华南和江南实验点造成的损失分别高达77.94%和59.63%,三年平均分别为64.08%和50.31%,西南、长江中下游和东北稻区三年平均分别为26.47%、28.36%和19.67%。从这些数据中可以看出,没有化学农药所提供的保障,我们农业的粮食安全、谷物自给是根本做不到的。

  刘长令也指出,除了虫害,作物还常常受到病害的侵染,例如1846年前后爱尔兰出现大饥荒,就是因马铃薯晚疫病大暴发所致。还有水稻稻瘟病等因防治不力导致颗粒无收的惨重事实。还有文献研究称,如果不使用农药,某些作物自身产生的抵御外来病虫侵染的毒素相对而言就会增多,这些毒素如赤霉毒素、黄曲霉素等是公知致癌的。比如,小麦赤霉病如果不用农药或者防治不力,不仅产量低,吃了发霉的小麦及其食品就会中毒。

  《怎么才能拯救浸泡在农药里的中国》中提到——“中国有1000多种农药,却只有20多种害虫。”而根据全国农技中心对主要农作物有害生物种类与发生危害特点历经五年研究,确认我国有害生物种类数量一共有3238种,其中病害599种,害虫1929种,杂草644种,害鼠66种。

  这么多的害虫,如果像该文中提到的,不用农药仅靠天敌来进行防治,靠谱吗?刘长令指出,这种说法绝对不现实。天敌可以解决一部分害虫但并不能解决所有的害虫,且一旦害虫大暴发时靠天敌则无济于事。

  李钟华认为,就目前植物保护科学发展的水平,化学防治仍然是最方便、最稳定、最迅速、最有效、最可靠、最廉价的防治手段,尤其是当遇到突发性、入侵性生物灾害发生时,尚无任何防治方法能够替代化学农药。

  顾宝根表示,为了减少农药使用,国家在大力推广作物病虫害综合防治技术,全面采用绿色防控技术,综合利用生物、物理、栽培等措施来防治病虫害,除了局部有机农业生产和少数森林病虫害外,只依靠天敌防治病虫害是不现实的,国内外都是这样。

  “药越用越毒,虫越治越多。”《怎么才能拯救浸泡在农药里的中国》做出了这样的结论,事实真是如此吗?

  “在中国,大多数人心中的农药实际是指杀虫剂,尤其是高毒的有机磷等产品。但公众还要知道,农药还包括杀菌剂、除草剂、植物生长调节剂等其他产品。现在很多农药产品的毒性比食盐低。”刘长令表示。

  李钟华介绍说,截止到2015年,中国已禁用33种高毒农药,我国在禁用和淘汰高毒农药方面是走在世界前列的,禁用的品种是世界最多的。目前我国高毒农药的比例已从上世纪80年代的70%左右下降到目前的不足3%,所以农药产品的安全水平是越来越高的,根本不存在“农药越用越毒”的说法。

  “随着高毒农药的淘汰,我国农药毒性大幅下降,高毒农药比例已不足3%,低毒微毒农药大于75%,六六六、滴滴涕、甲胺磷等曾经引起大量中毒的高毒农药早已淘汰。”顾宝根说,应该说现在的农药已今非昔比,安全性越来越高,这也是为什么目前中毒事件越来越少的原因。总的趋势是农药的毒性在降低,使用量在减少,安全风险在降低。

  农药残留是消费者最为关心的问题,那么我们平常食用的农产品上残留的农药危害如何?

  刘长令举例说,草甘膦用量算是最大的农药产品之一。但草甘膦一亩地也用不到100克。有的农药一亩地仅用1克,就算把这一亩地的粮食或者果蔬全吃了,又能吃进去多少农药呢?大多数农药一亩地用5~10克,就按照4次计算最多也不超过50克。总之,农药残留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否有毒就与剂量有关。现在的农药仅仅凭残留,不会影响人类的身体健康。

  “农药残留超标主要原因之一是使用者没有按照农药使用说明使用,也就是没有考虑安全间隔期,如施药后规定10天后才可以收获,结果施药者在用药后3天就收获并销售。目前,大部分农药施用量大多为每亩地5~10克,即使有残留,其残留量通常都是以ppm或ppb计,非常微量。曾有文献报道即使有农药残留,其毒性远低于米饭烧焦的毒性。”刘长令说。

  顾宝根指出,在农村,施药人员因为直接接触农药是健康受影响最大的一个群体。正常施药不会产生中毒现象,出现中毒症状的多为施药时没有采取必要的安全防护措施。随着高毒农药的不断淘汰,我国实际施药中毒的案例越来越少,现在98%以上是中低毒农药,除非误服,发生中毒生病的可能性非常小。

  据行业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去年行业呈现两大特点:天价茶叶回归品饮属性,但与此同时整个行业仍面临产能过剩、卖茶艰难、茶城关门等困境。“茶叶的农药超标问题再引起关注,现在适逢春茶上市,不少消费者表示了担忧。国家茶叶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主任郑建国认为,购买茶叶最简单的方法是选购声誉好的品牌包装茶。

  仅在2014年,该州就收获了23亿磅(约合10亿公斤)草莓。根据EWG的报告,加州每英亩地(约合0.4公顷)要使用300磅(约合136公斤)农药,其中超过60磅(约合27公斤)是传统的化学物质,可能会残留在收获后的农作物上。 EGW自2004年以来,每年都会发布“十二大污染果蔬”名单,去年草莓还排在第四位。在过去五年里,名列榜首的都是苹果。

  近日,青岛市财政安排2600万元专项资金,在崂山区、黄岛区、城阳区(含高新区)、即墨市、胶州市、平度市、莱西市,对使用低毒低残留农药的农作物生产主体和承担低毒低残留农药推广任务的农资企业给予补助。 青岛市农委组织专家对推荐补助农药目录进行了评审,目前已确定174个推荐品种,其中,杀虫剂66种、杀菌剂70种、生长调节剂7种、除草剂31种。补助农药品种由农药批发商按照政府采购招标价格进货,在批发、零售环节均实行零差率销...

  “今年还要实施蔬菜的可追溯”,闫立刚表示,为了保障生活必需品的安全供应,今年将在大型批发市场、300个专卖店和300个蔬菜直供店试行蔬菜可追溯体系,比如菜是哪儿产的、农药残留是否符合安全标准,消费者拿手机APP扫一扫就知道。要在商场、超市,特别是连锁企业实行肉和蔬菜的准入制度,产地要有准出证,产品要有检测证;无证产品则要加大检测力度,提高经营成本,逐步规范北京。

pokerking安卓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