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pokerking安卓版官网

乐桂堂家具

厂家直销 质量可靠 诚信经营

让广大养殖户用得放心、平价、优良。

18169824988 18029287672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返回列表页

关于促进合理使用水产用兽药的一些建议

  众所周知,在水产养殖过程中不合理地使用水产用兽药可能导致药物的滥用,诱发各种致病生物耐药性的产生,造成对水产品和养殖环境的药物污染、资源的浪费,增加水产养殖业者的经济负担。因此,促进合理地使用水产用兽药的行动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世界卫生组织(WHO)在1985年于内罗毕召开的国际会议上提出,所谓合理用药就是指“患者所用药物适合其临床需要,所用剂量及疗程符合患者个体情况。所耗经费对患者和社会均属最低”。与人类医学中使用的药物一样,水产用兽药的使用也应该包括诊断、处方、标示、包装、分发以及养殖业者遵照水生动物执业兽医指示用药的整个诊疗过程。

  简而言之,所谓合理用药就是指安全、有效、经济地使用各种水产用兽药。合理用药的内涵应该包含安全、有效、经济、适当等四个基本要素。

  WHO和美国卫生管理科学中心(managementscienceforhealth,MSH)还针对合理用药的具体内涵进行了明确规定,并于1997年制定了合理用药的七项生物医学标准:即(1)选择的药物正确无误;(2)应用药物的指征适宜;(3)所选药物的疗效、安全性、使用及价格对用药者适宜;(4)药物使用的剂量、用法、疗程正确;(5)使用药物的对象适宜,无禁忌证,药品不良反应(Adversedrugreaction,ADR)小;(6)药品调配及提供的药品信息正确;(7)遵守医嘱的情况良好。

  在我国,使用何种水产用兽药的决定大多是由水产养殖业者自己做出的,如何使用这些药物也大多是养殖业者自己在操作的。由于从事水产养殖生产的人员专业素质偏低,对合理用药的意义缺乏理解,或者对不合理用药可能造成的严重危害缺乏认识,因此,在水产用兽药的使用过程中随意性很大。这也是因为水产养殖的大多数从业人员不仅对各种水产用兽药的特性、科学使用药物的技术与方法等缺少必要的专业知识,而且在从事的水产养殖生产过程中,对各种水产养殖动物病害的预防没有正确的认识,不少养殖业者将药物防治作为控制水产养殖动物各种病害的唯一措施。当水产养殖动物的病害发生时,又由于缺乏必要的诊断条件和可供决策选择药物的基本数据为支撑,自身具备的水产动物疾病学和病理学知识也不能满足对疾病进行正确诊断的需要,也就不可能做到对症用药和科学用药。盲目地使用药物就必然会导致用药效果差和用药次数的增多,使病原菌更容易产生耐药性,最终可能导致在水产养殖动物疾病防治中药物用量逐年加大的局面。

  关于规范使用各种水产用兽药科学研究不够,某种水产用兽药对不同种类的水产养殖动物究竟如何使用才是规范或者正确的?这并没有科学研究的相关结论。近年来有关部门组织的一些用药知识普及与宣传,授课专家们也只能讲一些水产动物疾病防治的基本常识,而仅仅依靠这些用药常识是没有办法做到规范使用水产用兽药的。因为水产用兽药的使用者只有在充分了解相关环境因子、致病菌对药物的敏感程度等基本参数、具备品质合格的药物后,才能根据这些数据选择和规范使用药物,而这些基本数据又恰好是水产用兽药使用者难以获得的。正是这些限制因子导致人们难以真正做到规范使用水产用兽药。

  随着水产养殖业竞争的加剧,水产养殖集约化程度的不断提升,养殖动植物种类的逐渐增多,养殖密度也不断加大,工农业对水产养殖水域的污染以及养殖业自身产生的自家污染程度日益严重,导致养殖水环境急剧地恶化。在恶劣的养殖水环境中,养殖动物自身的免疫机能受到抑制,各种病害对水产养殖动物的危害将逐渐加剧。据统计,目前我国比较严重危害水产养殖动物的病害高达100多种,水产养殖动物病害每年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均高达百亿元以上。

  根据我国的基本国情,养殖水环境继续恶化的趋势至少在短时期内将是难以改变的,这种趋势也不是依靠水产养殖业者自身的努力就能彻底改变的。在恶化的养殖水环境中不仅水产养殖动物容易发生疾病,而且恶劣的环境也会对有效的药物治疗产生严重干扰,由于各种严重疾病的频繁发生,养殖业者为了尽量减少经济损失而采用药物治疗的措施也是无可非议的,问题就是养殖业者在选择和使用药物时,根本无法预期大量的环境因素对药物治疗效果的影响。

  我国水产养殖动物的种类很多,据统计,各类水产养殖品种有上百种之多,其中仅养殖鱼类就有近50种(包括草鱼、青鱼、鲢、鲤、鳙、鲫、鳜、黄鳝、短盖巨脂鲤、乌鳢、斑点叉尾鲴、罗非鱼、鳗鲡、鲈、鲷、鲆、鲽、鲟等),养殖甲壳类有近20种(包括对虾、刀额新对虾、罗氏沼虾、梭子蟹、锯缘青蟹、中华绒螯蟹等),贝类也有20余种(包括扇贝、牡蛎、鲍、文蛤、蝰蚶、缢蛏、毛蚶、杂色蛤、贻贝、三角帆蚌、珍珠蚌等),两栖类和爬行类有近10种(包括牛蛙、中华鳖、乌龟、黄喉拟水龟、鳄龟等)。

  不同种类的水产养殖动物的生理特性差异很大,对药物的耐受性、药物的效应以及药物的代谢规律均存在差异,正是由于在科学研究层面上,关于各种药物对不同水产养殖动物的药理和药效特点了解很不全面和深入,科学工作者也还不知道对某种水产养殖动物究竟怎样选择和使用药物才算是规范的!从客观上增加了水产养殖使用者正确选用药物的困难。

  水产养殖动物生活在各种类型的养殖水体中,用药的效果或多或少要受到水体环境和理化特性的影响。水产养殖的水域包括淡水、海水、咸淡水,水产养殖的类型又有池塘养殖、湖泊围网养殖、滩涂养殖、浅海与深海网箱养殖等,水产养殖方式还有粗放式、半精养式、工厂化养殖等。正是由于养殖水域类型和养殖方式的不同,构成了水产养殖动物生态环境与生活习性的复杂关系,也必然会影响到各种渔药在水产动物体内的药物动力学效应。而且水产养殖动物还具有变温的特性,相对于恒温的陆生动物而言,水生动物的生理代谢受水温的直接影响。在使用渔药时如果不根据水温的变化而适当调整药物剂量、休药期等用药方案,就难以收到良好的用药效果。由于科学研究结果尚没有全面阐明药物的效果与环境因子的相互关系,在现实中药物的使用者只能凭自己的经验选择和使用药物。当凭经验选择和使用渔药时,要做到规范用药的机率是很小的,而造成盲目用药的几率则是很大的。

  与用药物治疗陆生动物动物疾病时可以实施个体用药处理不同,由于在同一个水体中饲养的水产养殖动物患病后难以实施个体隔离,即使采用药物饵料治疗时也必然是群体受药,其结果往往是群体中正在患病而需要获得药物的个体,因为食欲下降或丧失而难以得到适量的药物。与此相反,该群体中健康个体则因为食欲旺盛而摄取了大量的带有药物的饵料,导致药物在这部分水产动物体内的浓度过高,引起药害或者药物残留现象的发生。

  正是水产养殖动物的群体受药特点,要求人们在选择和使用渔药时,既要所选择的药物具有高效、强效和速效的特点,还需要注重施药方法的有效、安全(不仅使养殖动物安全,还要包括水产品安全和环境的安全)和低成本等方面的要求。迄今为止,已经被农业部批准使用的大部分渔药是直接从兽药、农药和化工产品移植而来的,几乎没有用于水产养殖动物疾病防治的专用药物。对于这些药物对不同的水产养殖动物究竟如何使用才算是科学或者规范用药,大多数渔药在科学研究层面尚无结论,只能参照对其他陆生动物的使用方法使用渔药,而对水产养殖动物用药与对陆生动物用药又是存在许多方面差异的。(作者:陈昌福李景胡明)

pokerking安卓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