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pokerking安卓版官网

乐桂堂家具

厂家直销 质量可靠 诚信经营

让广大养殖户用得放心、平价、优良。

18169824988 18029287672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返回列表页

不用一滴化学农药农民却多收了三五斗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大力推广“稻渔综合种养”模式,是为进一步提升农民收益的重要途径。

  现实的情况是:鱼虾蟹等水产品对化学农药十分敏感,过量使用恐将全军覆没,造成农药面源污染并危及国人餐桌安全。为了实现稻渔综合种养,一些农民只得减少化学农药使用量,从而导致水稻减产,收益降低;或者干脆不种水稻,只养鱼虾蟹,这又将直接威胁国家粮食安全!

  湖北荆州的做法值得借鉴:大力推动一二三产融合,土地高度集约;引入专业农业服务商,建立大数据追溯体系,在虾、稻全生长周期,全面使用生物农药和无人机进行绿色防控,从而增加劳动效率、提升水稻品质、增加农民收益。

  荆州的实践,贯彻了绿色发展新理念,走出了乡村振兴新路子,发展了稻渔综合种养新模式,初步实现了产业兴旺、生态宜居、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乡村振兴总目标。

  天打朦朦亮,湖北广沃科技董事长邱平便洗漱完毕,准备出门。妻子特意给他穿上了一套干练的西服。

  这一天,又是连轴转:上午,邱平要参加荆州市的绿色发展会议,作为唯一的企业代表,他要向全市介绍稻渔综合种养的可持续发展与追溯体系建设经验;中午,向荆州区区长汇报公司的工作情况;下午,前往公安县的寿祠桥村签订合同。广沃科技和该村已商定,流转其5000亩土地。

  于此同时,在广沃科技负责全程绿色防控的公安县月湖村,5000亩的虾稻田已进入收获的季节,收割机正轰隆隆的奔驰在金色稻田间。

  一年前,邱平还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一个建筑商。这个身份,既能分享城镇化建设带来的红利,又要经受经济周期的动荡与不安。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在为如何回款发愁。

  2017年春节刚过,一位高中同学返乡,大家把酒言欢。同学学金融出身,在政府干过,现在搞生态农业,路子很广。正为生意发愁的邱平问同学,什么行业有前途?

  那天晚上,大家谈到了食品安全,谈到了农药零残留,谈到绿色防控…… 每一句话,都深深的刺激着邱平。

  荆州位于江汉平原腹地,自古就是“鱼米之乡”,是全国的大米核心产区。近年来,小龙虾火遍神州大地,荆州大力发展“双水双绿”种养体系,即绿色稻田综合种养体系,其内涵为“四绿”(绿色水稻、绿色水产、绿色稻田、绿色水体)。按照计划,2018年,荆州“双水双绿”发展面积超过280万亩,比2017年增加60万亩,在湖北各市州中位居首位。荆州成为了中国最重要的小龙虾产区,全国每三只小龙虾中,就有一只产自荆州。

  繁荣的背后有隐忧。在我国,多数水稻田都施用化学农药,而 “虾稻连作,不能使用对虾子有害的农药。多数小龙虾对农药十分敏感,使用化学农药过量,小龙虾可能会全军覆没。“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研究员肖国樱说。

  为了实现稻渔综合种养,部分农民只得减少化学农药使用量,这又会导致水稻减产,效益降低;于是,部分农民干脆不种植水稻,只养鱼虾蟹——这种情况并不鲜见,并直接威胁国家粮食安全!

  那么,该如何实现粮食安全、食品安全和环境安全,让绿水青山真正变成金山银山?

  党的十九大提出了绿色发展理念和乡村振兴战略。农业农村部提出“双减”目标,“到2020年,实现农药使用量零增长”。特别是2018年4月,国家领导人考察湖北,对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提出了“不搞破坏性开发,要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更为荆州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向绿色要发展动力,打造绿色稻虾品牌,才能实现荆州虾稻的量价齐飞!”荆州市高新区党工委书记、市委农办主任、市农业局长黄君说。

  2017年,在同学的举荐下,邱平和一家生物农药生产商——重庆聚立信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立信)取得了联系,并利用该公司生产的金龟子绿僵菌CQMa421(以下简称421),在荆州开展了小规模绿色防控试验。

  那一年,稻飞虱肆虐。有的农民被迫使用化学农药杀虫,而导致小龙虾死亡;有的则怕伤了小龙虾而不施药,最终导致稻谷减产甚至绝收。而在邱平管控的荆州太湖农场梅槐分场的100亩地,稻飞虱不仅被控制住了,小龙虾也安然无恙。

  这一次,邱平的目光瞄准了农业大县——公安。在县委副书记全运宝的办公室里,面对墙上全县地图,邱平的手指落在了月湖村。这让在场的所有人感到惊诧。

  月湖村,早年在荆州是出了名的水窝子、病窝子、虫窝子和穷窝子——水窝子,四面环水,地势低洼,交通不便;病窝子,血吸虫病肆虐全村;虫窝子,田间作物害虫危害甚巨。生活这个 “穷窝子”里,小伙子很难娶上媳妇。

  然而,月湖村的“水”和“虫”恰好又成了广沃科技发展的助推器:在整个湖北,月湖村是较早开始探索“虾稻连作”的地方,自1998年起,该村便用丰富的水资源,在稻田周围挖掘沟渠,养殖小龙虾。经过20年的发展,月湖村“虾稻连作”面积达8300余亩,初成规模。

  邱平决定搏一把。他向农民承诺:一、以210元/亩的价格,为月湖村虾稻田提供全程绿色生物防控。所有的费用,在稻田收割之后收取;二、以高于市场5元/百斤的价格回收谷子。

  上述承诺解决了农民的后顾之忧,邱平获得了他人生中第一个农业大单——5000亩虾稻田的绿色防控合同。

  在邱平的推动下,2018年5月31日,聚立信和荆州市农业局签署合作协议,双方约定,聚立信将依靠自身科技优势,和广沃科技一道,助推荆州农业科技创新、新技术应用、示范引领,推动荆州乡村振兴战略发展,打造绿色防控的“荆州样本”。

  建设大数据溯源系统、引入无人机进行飞防……拿下合同后的邱平便丝毫没有停歇。就在一切有条不紊的推进时,现实却给邱平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2018年7月,稻飞虱、二化螟等水稻害虫爆发,月湖村20%-30%的虾稻田遭受侵袭,部分水稻白叶灌顶,局势严峻。

  421的发明人、重庆大学基因工程研究中心主任、聚立信首席科学家夏玉先教授(中)在实验室。

  421的发明人、重庆大学基因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夏玉先教授透露,421是一种真菌杀虫剂,其有效成分是分生孢子。分生孢子和虫体接触后,首先附着于寄主体表,然后萌发产生菌丝入侵,在虫体内迅速生长繁殖,并随血液淋巴循环侵入各器官组织,同时还分泌毒素,影响害虫中枢神经系统,破坏细胞结构的完整性,使组织脱水,导致害虫死亡。

  “从接触421到害虫死亡,全过程大致需要5~7天,而不像传统的化学农药那般‘立竿见影’。”夏玉先说,“事实上,一旦害虫接触并感染到421以后,便开始‘发烧’、食量减小,大概两天之后便不吃不喝,不再对庄稼造成危害。”

  但这一原理农民是不清楚的。眼看施药后田里的害虫没有迅速减少,月湖村的村民们慌了,纷纷找邱平讨要说法:

  这让邱平很难堪:村民不理解,让下一步的工作根本无法开展,自己当初的信誓旦旦,就要成为一纸笑谈。丢面子是小事,事情做不成,这将直接让广大农户对生物农药投不信任票,他所有的努力就将化作泡影!

  邱平决定在赌一把:“各位乡亲要是信得过我,再等上三到五天;如果虫害依旧,导致大家减产,我愿意兜底。”

  邱平被迫应承了下来,“凡是亩产没达到1500斤的,回收谷子的时候,我都按1500斤的标准结账!”

  广沃科技是垫资向聚立信购买农药,而公司向农民收取的生物防控服务款项,要到水稻收割之后才能结算。届时防效如果不理想,不仅难以收回服务款项,还要赔偿农民的损失……

  按照夏玉先教授的说法,最迟还有四五天,稻飞虱定能治住。但这四五天,却是邱平一生中最难熬的时日。他连家都没回,就住在村委会的办公室里,每日拂晓,就跑到田里查看动静。

  “我连最坏的结局都想好了。”邱平说,“大不了倾家荡产、砸锅卖铁来赔偿农户,自己回到工地搬砖。”

  好在聚立信对421充满信心,承诺从邱平手中大量采购月湖村的虾稻米,这才给邱平吃了一个定心丸。

  村民廖小明是最先发现田里有了变化的。施药后第六天一早,他准备去田里施用化学农药来补救。刚走到田坎边上,就觉察到了异常。灰白色的稻飞虱,散布在褐色的泥土里或绿色的稻茎间。这吓了他一大跳,害虫又大肆来犯了?

  整个月湖村炸开了锅。农户们奔走相告,都说421是“神药”,稻飞虱全杀了,但小龙虾却安然无恙……

  刹时,邱平第一次体会到了辛劳没有白费的幸福感,他得到了来自绿色田园的馈赠——希望。

  与此同时,荆州市农业技术推广中心也利用421在田间展开着试验。该中心出具的报告显示:在第一次施用421后10天,防效达69.1%~78.7%;第二次施药后7天的防效达78.6%~87.2%,第二次施药后14天的防效为83.1%~91.2%,防效接近传统化学农药,“防效比较理想”。

  同期,长江大学水生经济动物研究中心教授杨代勤分别以小龙虾和鲫鱼作为试验对象,就421对水生物的影响做出检测,结果表明:421浓度控制在标准施药浓度的35倍以内,对小龙虾无害;421浓度控制在标准施药浓度的40倍以内,对鲫鱼无害。只有在施药浓度超过这个范围时,水生物才会逐渐出现死亡。试验证明:在进行正常绿色防控时,421对水生物带来的危害远远小于化学农药。

  金秋10月,荆楚大地进入收获的季节。收割机呼啸着奔驰在田间地头,金灿灿的谷子摊满了屋前屋后。

  三个月前,廖小明对绿色防控、生物农药一窍不懂,甚至有些抵触。但如今,他已是半个专家。

  “生物农药就好比中药,能治标治本,但见效稍慢。”廖小明说,早年间,月湖村主要施用化学农药,如叶蝉散、吡虫啉为主,见效快,但复发也快——头天在田间施药,第二天便“尸横遍野”;第三天,大面积的虫害又来了。

  “就像是在剿匪,虽然当时能给予一定打击,但不治本。而且,害虫在领教了厉害后,慢慢就产生了抗药性,而后杀灭就更困难,只能不断加大剂量……而这,又将伤害小龙虾。”廖小明说。

  “421是一种真菌类生物农药,对小龙虾没有任何伤害,害虫也没有抗药性,而且这种‘病毒’还能在虫群中传染,持续对其种群产生作用。”

  更为重要的是,实践证明,421还对水稻有增产效果。在廖小明的40多亩虾稻田里,水稻的亩均产量(编者注:当地的计量单位为大亩,即1000平方米/亩。下同。)从去年的一千七八飙升至2000斤,增产10%以上。

  廖小明算了一笔账,他的小龙虾产值约为5000元/亩,水稻产值2000元/亩,扣除各项开支,他的40多亩虾稻田一年净赚20万元以上。

  但这个收入水平并不算高。52岁的刘和平算得上是村里的“老资格”,养虾的历史长达10年。2018年,刘和平家共管护虾稻田30余亩,水稻增产300斤/亩达1800斤/亩。加上小龙虾的8000元/亩的收益,刘和平今年的纯利润大约30万元。

  廖小明和刘和平并非个案。月湖村村委会主任叶珍坤透露,该村共418户、1862人,在“稻渔综合种养”模式下,实施绿色防控,保守估计人均可支配收入每年在2万元以上,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挣了钱的刘和平新近刚置买了一辆新车。他的大儿子今年研究生毕业,小儿子则刚刚大学毕业,刘和平估摸着再干两三年,为儿子们攒下在城里购置婚房的钱。

  “别看她还大学毕业,挣得还不如我这个农村老头子多。” 廖小明准备在荆州替女儿购置一套三室两厅。

  “首付?还首付干嘛?我们都是一次性付清。”底气十足的廖小明似乎有点“不高兴”。

  叶珍坤的打算更“宏伟”一些。他计划在年底前,把村里所有的机耕道都硬化了,在沟渠里都种满花花草草,再建几家农家乐,让客人来能吃能玩能钓小龙虾,“真正有个美丽乡村的样子!”

  实施稻渔综合种养、实施绿色防控,荆州市农业局副局长别少波一直是最坚定的推动者之一。别少波认为,月湖村的实践是成功的,达到了双水双绿、增产增收的预期,对于解决荆州市的食品安全、粮食安全、农业“双减”和农业面源污染问题,起着积极的示范作用,“可复制、可推广”。

  农民丰收了,政府满意了,邱平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他要趁热打铁、再下一城。

  从2018年8月开始,邱平便奔走在荆楚各地,寻找、筹建属于自己的绿色防控核心示范区。从荆州区到江陵县,再回到公安县,经过反复的挑选与谈判,终于敲定了公安县的斑竹垱镇寿祠桥村。

  10月9日,温和的秋日阳光洒在人身上,很是惬意。在荆州市经管局局长肖西根的见证下,邱平郑重地在流转土地合同上签字、盖章。

  “广沃科技将陆续投入6000多万元,在寿祠桥村建设一个高标准的稻渔综合种养基地,全程进行绿色防控。”邱平对此信心十足。

  对于邱平而言,这只是走好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他胸有成竹的说,在2019年,广沃科技全程实施绿色防控的虾稻田将达到3~5万亩,成为荆州最大的绿色防控服务商。

  “以‘双水双绿’为抓手,大力推动一二三产融合,荆州的乡村振兴实践颇有价值。”著名经济学家、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评价称,“荆州的实践,贯彻了绿色发展新理念,走出了乡村振兴新路子,发展了稻渔综合种养新模式,初步实现了产业兴旺、生态宜居、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乡村振兴总目标。”

pokerking安卓版

返回顶部